首页
>bet36备用网址世杯投注 365.tv>科研进行时
秦川:抗击“非典”英雄模范,带领实验动物学科走向国际领先
2019-01-07

        “当时,‘非典’的到来让我们措手不及,但是经过专业的分析后,我们知道怎样去防护这个传染病,就不会感到害怕。”时隔多年,谈起抗击“非典”的那段经历,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所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比较医学中心主任秦川教授仍然印象深刻。

        2003年,突如其来的一场非典灾难降临中国,给全社会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而秦川正因参与并组织抗击“非典”的药物和疫苗研究队伍,被国家授予抗击“非典”英雄模范勋章。

揭开“非典”病原体面纱

        在这次抗击“非典”的战斗中,秦川带领研究所科研人员承担了科技部“非典”研究的攻关项目,全力开展病原体分离、发病机制、动物模型制作、药物筛选、疫苗研发等科研工作,在P3实验室(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里摆开了抗击“非典”的特殊战场。

        这个实验室也是猴子的“非典”病房,科研人员面对的是被感染上“非典”的猴子和装在各种器皿中的冠状病毒。秦川和同事们进入实验室,要像一线医务人员一样穿上3层防护服,带上眼罩和3层口罩,然后为猴子量体温、接种病毒、抽血化验、拍X光片,进行病理穿刺和病理解剖等实验。       

        “只要走进实验室,最少6个小时不能喝水、进食和上厕所,有时为了完成一个完整实验,得到一个完整数据,一干就是十来个小时。”秦川回忆说,实验室的气压要保持在负40帕特,相当于海拔3000米的高度,再加上密不透风的防护装备,人在里面感觉胸口发闷,透不过气,走上几步就气喘吁吁,浑身冒虚汗。

        “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我们是轮班倒,有次我还发了低烧,但作为负责人就觉得自己必须要挺住。”秦川说,为了尽快出成果,大家放弃了所有的节假日休息,就连按时吃饭、按时下班都成了一种奢望。由于缺乏一线医护人员的休息条件,每天下班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而且经常是在深夜。

        “那时我爱人还在国外,我也没敢告诉家人,直到最后表彰我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我参加了抗击‘非典’,现在想起来觉得最亏欠的就是家人。”采访中,秦川动情地说,那年适逢儿子中考,但每天披星戴月的她每次回到家,几乎都是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根本无暇照顾家庭,反而是儿子会起来煮碗面条给她吃。

        功夫不负苦心人!秦川领导的课题组从所能得到的中成药中筛选出了对“非典”有缓解作用的药物,成功地制作出了国际第一个“非典”动物模型,并评价了第一个“非典”疫苗。至此,抗击“非典”的战役才取得全面胜利。

        后来儿子跟着爸爸出国读书了,但秦川的工作性质让她连去国外探视的时间都没有:“非典”走了禽流感又来了,然后是甲型H1N1,然后又是H7N9……她总是“斗争”在一线,利用比较医学、病原学、病理学等多学科知识,对几乎每一种重大病原都进行过系统研究,充分发挥了重大传染病实验动物研究平台的作用。

        目前,通过比较医学研究,秦川研究团队针对每种疾病均建立了多物种动物模型的比较医学分析技术体系。经过近20年的积累,她创制并积累了丰硕的实验动物资源:包括国际最大的遗传多样性动物资源库、亚洲第一大的基因工程大鼠资源库、国际最大的传染病动物模型资源库、国内最大的人类疾病动物模型资源库。

小学科做出了大学问

        实验动物学科被誉为“生命科学大厦的地基”“人类战胜疾病的试金石”,是国家科技体系不可或缺的“支柱”:从条件反射规律的发现到大脑半球分工原理,从遗传物质的发现到基因打靶,从抗原抗体反应发现到疫苗研制,近百年来人类每一次认识生命、战胜顽疾,都离不开实验动物在幕后的默默奉献。

秦川指导学生实验

        秦川作为我国这一支柱性工程的“总建筑师”,将国家重大需求和科技发展作为自己的科研使命,用33年的潜心耕耘,把一个国内零基础的小学科做出了大学问,并且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上世纪90年代,秦川从日本学习回国后,面对国内实验动物学科全面落后的现状,她没有抱怨、没有等待,更没有到国外寻求更好的专业发展条件,而是钻进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狭小的实验室里,没白没黑地进行科研探索。

        很快,秦川敏锐地发现老年慢性病,尤其是老年痴呆症将会成为未来人类健康的焦点。而彼时,我国作为全球该病症增速最快的国家对此的研究却远远落后,其根源之一就在于动物模型的缺乏。为此,她利用转基因技术建立了国内第一个老年痴呆症小鼠模型,成功打破了西方的技术封锁。此后,她还填补了我国动物生物安全实验室保障技术和管理体系的空白,为未来的传染病防控奠定了科技基础。

        在实验动物学科为医学提供支撑时,秦川将目光转向了交叉研究领域。在全国学者的共同努力下,秦川带领团队推动了我国比较医学学科的成立,成为该学科的奠基人,为实验动物学开创了新的基础研究领域,使我国首次在实验动物学科理论创新上走在了国际前列。

秦川在三八妇女节表彰大会上领奖

        秦川以比较医学为指导,首次解决了突发传染病爆发时病原的动物溯源问题。在突发疫情爆发时,有效缩短了动物模型供应周期:在项目实施前,“非典”病毒动物模型研制耗费了数个月的时间,而到对抗甲型H1N1病毒时就缩短为了2个月,随后的H7N9、MERS、寨卡等几乎都是一个月内完成研制和供应,为疫情防控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今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前夕,因“完成多种传染病动物模型攻坚,为医学——比较医学学科发展作出突出理论贡献”,秦川被全国妇联授予“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誉称号。

为未来培养科学家

        “知识能克服恐惧,要减少因传染病带来的恐慌,需要大力加强科普工作。”采访中,秦川说,对于她而言,科普是一份责任,是一种将自己所学分享给更多人的举动。参与其中,不仅能帮助他人,还能促进自身对医学的思考,推动自身的提高和进步。

        作为中国实验动物学会的理事长,秦川总是利用这个学术交流的平台,带领科学家走进学校、医院开展科普活动。除此之外,她也会积极参与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协会服务基层的活动,为边远地区带去科学知识,改善边远地区落后的医学观念。

        “我多次参加过科协组织的科普活动,感觉每次都挺受欢迎的。当孩子们用亮晶晶的小眼睛看着你时,你就会觉得当老师可幸福了。”秦川认为,“特别是青少年需要好的导引,这是在为未来培养科学家,也是为我们学科的发展注入新鲜的血液”。

        为此,她积极呼吁在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里建个青少年科普基地,“给孩子们讲讲这些动物的牺牲对人类的贡献是什么,让他们知道每一个老鼠其实都是一个故事”。

        目前,除了教授、科学家的身份,秦川还是《中国比较医学杂志》《中国实验动物学报》和《Animal Model & Experimental Medicine》等期刊的总编。除了在课堂上向学生教授专业的医学知识,当发现报纸、电视对一些医学概念的解释有误时,秦川也总会在杂志和书籍中进行更正,以此达到科普的目的。面对社会一些突发事件,也能够从科学的角度给予专业解读,并以科普的形式进行宣传。

 

以上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科协改革进行时

 

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ArRZp2o7CCbr6j8EFbyw_A




会员园地
关于协会
视频点播更多
相关链接更多
中国科学院
“发展中国家妇女科学组织”中国委员会
发展中国家科学院北京办公室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